sato椰

日常沉迷大野智

不期而至【5】

第一次静下心来主动去看的一篇文,好文啊好文,这才是我心中一目连的人设!

天腐的多喵:

继续直球……


多宠宠他啊……


反正宠不坏的


是时候下手了呢……


上一章:不期而至【4】




顺手捞捞流年通贩好了:喵喵喵喵


还有荒目的余本:喵喵




————————————————————————




61


爱是什么?


 


62


“是吾对于世人的那种感情吗?”


“不是。”


“那是天照大御神大人对我们的垂爱吗?”


“并……不是。”


“那是……”


“是吾对汝的思慕过深,关切过甚,明明想要索取无度却更想为汝献上所有。”


“吾还是……不懂……”


 


63


荒川之主轻叹了一口气,他伸手把一目连揽进了怀里,耳鬓厮磨之间稍微低下头他的唇在风神唇角流连了片刻,却偏偏将吻落在了他的眉间。


“不用懂……”


他拉着风神的手摁在了自己的心口,让他感受那怦怦跳动。


“试试用心去感受?”


唔……


风神似懂非懂的收回了手,学着荒川之主的样子伸手去搂他的脖颈。嫩红的菱唇从眼角游移到眉间,过于暧昧的气氛在他们之间弥漫,拿不准风神到底要做什么的荒川之主扣在一目连腰间的手指都紧了紧。


突然他嘴角一暖,一个轻盈的像是风拂过一般的吻落了下来,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风神已经抬起头用笑意盈盈的模样看向他,然后再次凑上了上去笨拙而又认真的那唇肉贴着他的双唇,一点一点的磨蹭亲吻着。


“汝……”


“虽然不太懂,”风神看向他的神色坦然而又直接,“但是吾还是能感受到那些不同。”


“有何不同?”


“好多好多,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或者说是该说什么……荒川汝说是不是吾太笨了啊?”


“无妨,吾有的是耐心等汝开窍便是了。”


“可是说不定那样会等很久,”风神将脸贴在他的面颊上,闭上眼睛和他斯磨着,“所以说,荒川啊……”


 


64


“汝一定要教吾啊。”风神如是说。


 


65


爱上谁,和爱着世人是不一样的。


一目连自己也能隐约感受到些许不同,就像是荒川之主之于他,和之于他以外的事物众生的态度。


明明可以这么温柔的,明明就是这么温柔的本性。


除了对待风神一目连,他可从未对外直接展露这样深藏的性情。


他从不在意被如何看待,所作所为皆从心所欲,明明是好意也要用一种粗暴直接的方式来达成目的。


暴戾和阴晴不定似乎已经成了荒川之主的代名词。


他是荒川流域臭名昭著的暴君,仿佛就是金鱼姬这样的小妖嘴里欺负他的昏庸君王。


荒川这一条河流……


本意便是狂暴躁动的流域啊。


但是除去过于汹涌的汛期有点难以控制的澎湃以外,其实在荒川之主的驾驭下,那几乎就是一条带着湍急的川流而已。


“汝何必……”


“嘘,”荒川之主的手指抵在了风神的唇上,止住了他接下来的话语,“吾所求不多,汝懂吾便足矣。”


一目连的心砰砰乱跳了一阵,似乎连规律的节奏都被打乱了。他呆愣了片刻自己摁上自己那颗砰咚乱跳的心,有那么一瞬间有了一丝了悟。


 


66


“爱……”一目连迟疑的摸了摸被碾磨的发烫的唇角,“和喜欢不一样的对吧?”


自然是不同的吧?


就像是他喜欢甜食,喜欢可爱的小动物,但是对上眼前这位大妖……


不一样的。


从他出现开始,他的心就在怦怦跳动中打乱了节奏,就像是被搅乱了的一汪池水,原本澈透明晰的心境被扰乱成了一圈一圈的涟漪,彻底不知道所思所想是个什么滋味了。


甚至于他连他唤作什么都还不曾知道,心底却依赖的催促自己贴了上去,身体也因为他的抚弄做出了不曾有过的回应。


荒川之主的手还扣在他的下巴上,手指搁在喉骨附近若有若无的磨蹭着,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他端起风神的下巴让他稍微抬起头看着自己:“那还记得吾叫什么吗?”


“不……不记得了……”


一目连莫名的心虚了一下,仿佛被揭开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紧张而又不知所措地等待着结局的揭晓。


荒川之主的手指抵在他的喉骨间揉了揉,终于确定了那小小的隐秘的突起是少年模样的风神的喉结而不是过于削瘦而显露的喉骨——


他真是是一目连。


曾经体型雌雄莫辩连骨架都依稀还是少年的风神,尝过了他所给予情欲的滋味终于长开了,不再是那个诞生之初懵懂而又单纯的天目一个神。


不过稍微一用力风神便跌入他的怀抱,面颊贴在他的胸前一对波斯猫一样的鸳鸯眼忐忑而又不解地睁圆了看着他。一目连趴伏在荒川的怀里分开腿跪坐在他的大腿上,膝盖小腿折起来陷在了绵软的沙发里。


这个姿势正好让荒川之主空出来的手托住他的臀腰,然后……


啪!


“不知道吾是谁就这么随意地跟着吾走了?”


 


67


一目连被他打懵了。


他睁大了眼睛却一时间大概是过于震惊连瞳仁都放大了,呆愣的模样就像是被突如其来的责罚吓到的幼崽,被年龄更大体型更为壮硕的大猫叼着后颈脖子拖到怀里连反抗都忘记了一般。


“你又不会……啊!你!”


他想说你一定不会对我做些过分的事情或者说你也不是藏着坏心思的家伙,即便是藏着恶毒的心思的试图诱拐走风神,一目连也不是完全看不出来人间的善恶,更何况想要伤害到他的话,即便是大天狗级别的神明般的大妖怪时常都要拿他无可奈何。


“你不准打了……唔!呜……可恶!!”


他抓住荒川之主衣物上奢华的毛领,挣扎之间还拽下来了几缕皮毛。比起疼痛来说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羞耻感,明明有一肚子可以反驳的话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们在沙发上闹作一团,荒川之主摁住风神的腰肢很是打了几下挺翘的小屁股,到底是报了今日一天内差点被惊喜过度又差点被气死的仇。一目连浑身上下没有多少肉,倒是臀腰还捏着有点手感,他打完出了气不说,还恶意捏着那两团软肉揉捏了几下。


“你……你这是……这是!”


一目连说不出这样暧昧而且过于亲密的动作到底算得上是什么了,眼见着一目连再被捉弄下去真的要生气了,荒川才伸手捏着他的下巴凑上去吻了吻被咬出了细小牙印的双唇,额头抵住了风神的眉间。


“吾乃荒川之主……”


他看着那双异色的双瞳,第二次郑重其事的介绍自己。


告之真名,甘愿受真名之咒所束缚。


一目连微微一怔,张开嘴喃喃自语一般重复说着什么。


 


68


“荒川……荒川之主……”


好熟悉的名字,好熟悉的称呼,一目连总觉得他们之间可以更亲密一点,就像是他愿意跟随荒川之主而走的那份催促着自己的心境一样,他大着胆子开口了。


“那,那我能叫你……荒川桑吗?”


 


69


他还是这个样子……


荒川之主当真如果愿意疼宠一个他所心爱的家伙,那份温柔就像是倾注而下的荒川流水,绵绵不绝仿若要把其宠坏了一般的毫不吝啬。


“如若在最初遇到汝……”


“想必风神已经被吾宠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也不会为人类折损一只眼睛了。”


“……何必一直执着于此事呢?”


“大概源于那些吾如今所视为珍宝的,却被从未放于眼内的微末之人所遗弃的不甘吧。”


“不干他们的事啊,吾是自愿的……唔……”


他的嘴角被手指抵住,落在眼角上的吻隔着绷带都能感受到一股过于灼热的温度。就像是被剥夺走了说话的力量一般,他一时间半张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呼吸都屏住了。


缠好的布条被牙齿咬住拉扯了下来,整个过程轻柔的仿佛只是个耳鬓厮磨的寻常亲昵。露出的伤口不再是血淋淋的回忆和过于伤痛的曾经,就像是他体会过的荒川之主给予他潺潺流水一般的温柔,悄然的沉溺进去都不曾察觉。


“无论汝自愿与否,岁月流逝但是伤痛已经铭刻了汝所遭遇的一切。”


“真是的……”


“所以吾想宠坏汝。”


就像是自由的风本身不受约束那样,他可以肆意的穿梭在任意他想去的地方,留下呼啸而过的清脆笑声,推开遮蔽天照大神荣光的乌云亦或者是刮倒神社的大鸟居,全凭他一念之间的喜好。


如若是他遇到的是最初降临凡尘的一目连,他必将他宠溺成这样。


时至今日他才发现,就像是他自己说过的那样,就算是他遇到了最初稚嫩的风神,伤痕已经烙下了过深的影响,那种缄默的温柔已经沉淀到了他的骨血里面。


他是个怎么都宠不坏的爱人。


因为他失去过深埋心底的美好过往,从此本能的抓住了每一丝带着善意的温柔,将他们珍藏了起来。


然后奉上了同等的诚意和情感以待。


 


70


“荒川汝对吾实在是太过于……”


“吾对汝还能更好一点,到时候汝岂不是更加苦恼?”


“苦恼倒不会吧,汝不怕吾恃宠而骄吗?”


“是么?吾倒是很期待那一日的到来啊……那吾等试试看?”


 


71


过深的夜色和过重的酒意让重新降临于世的风神有些撑不住绵长的睡意了,偏偏他又无法安稳的入睡,几乎是半梦半醒地依偎在荒川怀里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这样的情况……


自然不可能是吃太多的过错。


荒川之主一边竭力安抚着一目连,一边缓慢的剥开他身上一层一层缠绕的布带。


那头带着樱粉的长发遮得那张小脸只剩下尖尖的下巴和小半优美的轮廓,随着时间的推移缓慢的蜷起了四肢就像是奶猫一样。胡乱蹬掉了脚上的木屐露出细窄的脚踝和圆润可爱的指肚,荒川之主有些出神的看了一会,伸手一握……


果然还没他巴掌大。


手指随着纤细的脚踝再往上一点撩开宽大的衣袍衣角,露出一线殷红的纹路。


一目连缠在身上的绷带被他拆了大半,那些他曾经见过的、熟知的红色纹路渐渐的展露了出来。就如同他脚踝上的那一抹艳色,连贯起来的话……


那是他御神体上的神纹。


 


72


极美的纹路。


就像是他本人一样,带着天照大神的血脉,神纹也带着那样热情温暖的颜色。


荒川之主还记得,当年情动之时如若是吻落在这些印痕上,风神必定会战栗的绷紧了腰腹的肌肉,呻吟的拽着身下的织物想要逃避一般的瑟缩着。


“别碰……”


“疼?”


当然不是疼了。


一目连这样的天生神,若不是他心甘情愿的话,怎么可能触碰到他这般致命而又敏感的地方。


“既然不是疼的话……”


他做了件让向来脾气温和的一目连,终于抬脚把他踹下床的事。


风神哪怕是哽咽地带着呻吟求他,也没能阻止荒川之主沿着那片艳色的纹路,一点一点极尽温柔而又过分情色的吻弄舔舐每一寸神纹。舌尖带着湿热的水汽划过肌肤,牙齿再轻轻的咬合上留下同样绯红的印子。过于敏感的触感给予了神志过大的刺激,一目连哭都要哭不出声了,完全化成了一滩水软在了荒川的身下。


他的手指沿着脖颈神纹最开端的地方慢慢往下滑落,一目连模模糊糊中挣扎着伸长了手去搂住荒川之主的脖颈,脸贴着他的侧脸不安分的磨蹭着。


手指经过的肌肤几乎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温热的触感之下,那些肌肉是如何敏感的抽动着。


“别……别闹……”


荒川的手指顿了顿。


这般语气,也只有……


 


73


“唔……别闹啊……”


“汝继续睡便是了,”荒川抬起头故意吻了吻风神侧颈的艳红神纹,“不用管吾。”


“汝……汝这个样子……让吾怎么睡啊……啊!”


 


74


他的手指直接沿着熟悉的纹路走了一遍,直到最后落在脚踝上收尾的一处。


 


75


“是汝不错……”


他困惑地让一目连在他怀里换了个更舒服的角度睡去,摩挲着纤细脚踝上裸露出来的纹路语气里面全是不解。


“但是眼睛和这里到底是……”


“神纹的话,难道颜色也会暗淡下去吗?”


 


第一章:不期而至【1】

评论 ( 3 )
热度 ( 215 )

© sato椰 | Powered by LOFTER